当前所在位置:晋江节俗

【年味】跳火群

发表时间: 2017-02-03 09:13:00 来源:晋江新闻网
字体:[][][] [打印][关闭]

  没有什么景象比火焰更加壮观。朵朵跳跃的焰火,有形亦无形,有色亦无色,是温暖、光明、希望,也是吞噬、毁灭与虚幻,人们似乎看到了婆娑的人生万象。

  没有谁比繁衍生息在晋水两岸的人们更加崇拜火。他们眼中任何能发光发亮的物体都与火有关,他们将灯也称为“火”, “开火”即“开灯”。他们热衷与神灵交流,火是其间重要的媒介。点燃的香火,明灭地跳跃,他们的意愿与神的旨意在升腾的烟火中传递。端午节人们用红泥小风炉来燃烧蝉蜕角,氤氲的气味驱赶着邪气。“新娘过门跨火烟,明年添财又添丁。”跨过盛满木炭的风炉火,新嫁娘犹如雨后花枝清新艳丽,往后的日子无论如何会红火起来。参加丧事者、刑满释放者进家前,身上的污秽在门口燃烧的稻草熏烧下,四散无影踪。抓只猪仔回家养,最好也要让猪仔走过“火场”,所谓“过火气,喂猪大过牛。”

  年兜夜(年三十晚上)的习俗——跳火群,火把年末的节日气氛推向了高潮。人们在门外埕上将干枯的稻草和地瓜藤点燃,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响,烈焰瞬间盘旋而起,红光绚烂着喜悦的脸庞,人们欢呼着雀跃于火堆之上。一堆堆跃动的焰火如同硕大的红花绽放于黄土之上,一座座村庄沉浸在一片片光与热之中。鞭炮声此起彼伏,火药在空中肆无忌惮地爆裂,破碎的红色纸片飞扬。空气中弥漫起白色的雾气,与厅堂里淌出的香烛气息混杂着,大地奇迹般地在冷寂的冬夜升腾起春天的温度。

  那的确是春天的讯号,辟邪除灾、迎祥纳福。这红色的焰火已然穿越千年,与晋水的粼粼波光交相辉映,耀眼的光芒始终庇佑着这里的子民。梦回元朝,人们不满于元兵的压迫,以燃烧的焰火为约定的红色旗帜,奋起反抗,过往的屈辱艰辛终将过去。多久未曾有过的美好夜晚啊,辞旧迎新被赋予最饱满的意义。从此,年兜夜一场场的火的狂欢,成了每一个对未来心怀梦想的人们共同的盛宴。

  未身临其境的人无法感受其间的快意,身在其中的人也有难以言表的情怀。那天夜晚,本来幽寂黑暗的大街小巷,红光四溢,欢声笑语。我早早穿上新衣,怀揣着祖母给宗亲们的红包,我是游弋在欢乐海洋里一尾鱼,放松自由,一路欢歌,我要把最真挚的祝福传递。

  假如,我有机会越过那火焰,或许我的童年就会更完美。可惜我只能立于侧畔给念着闽南四句的祖母当和声:“跳入来,年年大发财;跳出去,无忧共无虑;跳过东,五谷吃不空;跳过西,钱银滚滚来。”父亲与哥哥们在埕上小步加速、跨越、腾空、收速,动作一气呵成,流畅而完美。他们火红的脸庞上浮动着笑意,完成跳跃后志得意满。等待焰火熄灭,家人折回房子后,我在那堆闪烁着红点的灰烬上,迈开腿来回跳,想象着自己凌驾于火焰上的优美身姿,一味地假想终是未能尽兴。

  长大了嫁到五店市,与五店市的名人大炮比邻而居。热心的他每到年兜,都自掏腰包买来稻草和地瓜藤,在村口点燃,招呼着村民们集体跳火群。这奇特的仪式吸引了过往的路人。当外地的人们了解到仪式竟有去晦的功能时,讶异中充满期待。热情的大炮力邀他们参与。有胆小者,起初畏畏缩缩,迟疑不前,人们击掌鼓励,跳过的瞬间,掌声雷动。女人们也被鼓励参加,我总算圆了小时候的梦了。

  王燕婷

     
责任编辑: 张 燕妮
分享到: